海安畜禽养殖污染设施建设稳步拉动,西藏省海

寒露季节,正值大白菜种植最佳时节,江苏省海安县北凌农场蔬菜田边停靠着一排排运输车,车上的输送管正向田间喷洒畜禽粪肥。

从去年10月份开始,江苏省海安县启动新一轮畜禽养殖污染综合治理工作,对全县1314户缺少粪污贮存和处理设施的次规模以上养殖户给予补贴,用于建设畜禽养殖污染防治设施,目前建设任务已完成过半。

农场会计卜其美告诉记者:“这是开发区城东镇畜禽粪便中介——江苏巨邦环保工程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提供的服务。过去种菜时基肥每亩要施一袋化肥,花100多元购回人工撒,现在施用畜禽粪便中介公司送来的农家肥,直接喷施,只要花80元,每亩省20元。农场有4000多亩蔬菜地,一年种三熟,能节约好多钱,省许多工。”

该县李堡镇桑周村村民沈毛建建有一养鸡场,年养殖规模达到1.6万羽。随着养殖规模不断扩大,鸡粪的处理难题也越来越大,除了少部分被肥料公司收购外,其他只能堆积在渠沟里,污染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。不过随着一座50立方米的蓄粪池即将建成并投入使用,他再也不用为此事操心了。

海安县是全国畜禽养殖大县,其粪便处理一直是难解的结。一边是养殖户畜禽粪便难处理,另一边是种植户缺少肥料。近年来,海安县探索出政府主导、市场化运作、行政化管理、多元化投资、资源化利用畜禽粪便的经验,成功化解了农民养殖致富与畜禽粪便污染环境之间的矛盾。

作为养殖大县,海安县年饲养家禽3000万羽,生猪130万头,羊100万头,年产畜禽粪便133万吨。然而,因不合理的养殖管理方式产生的粪污数量大,畜禽养殖业污染负荷已成为影响水环境质量的首要因素。从去年第四季度开始,该县投资3000多万元,对全县1314户缺少粪污贮存和处理设施的养殖户给予补贴,用于建设畜禽养殖污染防治设施,年内将新建与饲养规模相匹配的各类蓄粪池1269座、沼气池358座。

畜禽养殖收益大

图片 1

环境污染负荷重

改革开放以来,海安县广大农民从家庭禁养的桎梏中解放出来,家禽年饲养量最高突破4000万羽,生猪和山羊的年饲养量也分别达到150万只和100万只,养殖收入占农业收入30%以上。但畜禽养殖受传统养殖影响,以小、散、密为特征,规模化养殖只占1/4。

过去养殖规模小、数量少,畜禽粪便以肥田为主,近年来由于大量青壮年劳力外出务工,农村以留守老人居多,因为担不动农家肥,他们更愿意施用化学商品肥肥田。

由于缺乏科学的规划指导,农民有的将养殖场建在自家承包地里,有的直接建在居住区内,有的临河而建,少数养殖户受地域限制无法建设蓄粪池。由此带来的畜禽粪便处理成了难题,大部分非规模养殖户以水冲粪,增加了污水量,并直排入河;部分蓄粪池无遮盖设备,雨污不分;养殖数量无节制变动与粪便处理能力不配套,也造成了粪便直排现象。

不合理的养殖管理方式,加重了海安县畜禽业养殖污染负荷,全县年产畜禽粪便高达250万吨,逐渐超过了全县工业及生活污染的总和。

政府埋单太吃力

农村监管显短板

从2005年开始,海安县委、县政府把解决畜禽粪便污染问题作为事关民生的大事要事来抓,作为建设全国生态县重中之重的任务来完成。

海安县通过向上级政府争取资金支持,总计投资上亿元,在全县畜禽养殖密集区域建设了5个畜禽粪便处置中心,日处理能力为50吨~80吨,并配套相应数量的吸粪车,先后为养殖户投建蓄粪池2803个。养殖户蓄粪池满了,可以打电话通知附近处置中心,让他们派车拉走进行无害化处理。同时,海安县投入1500万元,新建6000个沼气池,对畜禽粪便进行综合利用。

经过两三年实践,这种畜禽粪便无害化处理方式,对全县环境污染治理起到了很好效果。大多数养殖户自觉服从管理,积极配合,对净化农村生态环境起到了重要作用。

为处理全县畜禽粪便、保护农村环境,政府除一次性投入亿元建造处置中心、添置车辆设施外,每年运行维护费用很高。前几年,县财政每年拨付100万元用于五大畜禽粪便处理中心电费、水费、运输、人工支出。几年下来处理设备逐渐需要维修保养,今年县财政追加100万元仍吃紧。有的地方因资金缺乏不能及时维修,出现处理设备运行不正常现象。有的养殖户图省事,仍然将畜禽粪便偷排至水体,对水环境造成污染。

为此,海安县环保部门一方面出台举报奖励政策,加大对偷排现象查处惩戒力度;一方面对镇村干部实行严格考核,发现偷排现象,评先奖励“一票否决”。

实践证明,靠政府有限的财力埋单治理养殖污染显然势单力薄,此外,仅凭五大处理中心也远不能完全处理全县的畜禽粪便。除去肥田部分,有人变着法子偷排,直接污染环境。靠环保部门30多人的执法队伍,监管全县面广量大的养殖畜禽粪便也力不从心,经常接到举报直排畜禽粪便的电话,监管人员像消防队员一样来回奔跑。

市场运作有奇效

中介公司收运忙

“靠政府埋单治理养殖污染,不仅负担不起,也不符合‘谁污染谁治理’的原则。‘养殖户养鸡捡鸡蛋,由政府捡鸡粪’也不合理。”海安县环保局分管环境整治的局长助理柯光明说。

海安经济开发区地处县城东郊,有非规模化养殖户552户,年存栏生猪3.2万头、蛋鸡180万羽,年产畜禽粪便20万吨。2014年开始,开发区城东变堵为疏,标本兼治,在全区范围内广泛宣传“谁污染谁治理”的原则,告诉畜禽养殖户主,从事畜禽养殖必须承担治理污染责任,不能只顾自己养鸡捡鸡蛋,让政府捡鸡粪,周围百姓闻臭气。

开发区在全县率先建立畜禽粪便收运服务机制,采取政府主导、市场化运营、行政化管理的模式。将全区范围内的畜禽粪便清运交由有资质的巨邦公司承担,由公司与养殖户签订有偿服务合同,养殖户向公司交纳一定服务费用,如每养1头猪交10元,1只鸡交1元。公司提供服务电话便于养殖户联系,并受理投诉,承诺24小时清运完毕。

在城东镇春风桥下,65岁的张中银老人说:“现在年纪大了,外出打工没人接收,在家养了3000羽蛋鸡,去年收入八九万元,最愁的就是鸡粪没法处理。”说着,老张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双方签字盖章的合同,“今年好了,夏天与巨邦公司签订合同,每羽鸡缴1元钱,鸡粪由他们及时拖去处理,真帮了大忙。”

为解决庄稼播种后用肥少的储存问题,开发区出资建造了7个蓄粪池,容积660立方米,公司将养殖户畜禽粪便运至大型蓄粪池储存发酵一段时间,再出售给种植大户,不仅起了调节使用肥料作用,而且使用经发酵后的肥料效果更好。

江苏巨邦集团副总杨珍伟说:“与开发区城东镇215户农民签订畜禽粪便收集处理合同后,马上去北凌农场、雅周蚕种场、县园林绿化公司商谈协议,解决肥料用处问题,进行资源化利用,这样一能让肥料卖出好价钱,二能帮企业多盈利。剩余部分,送至畜禽粪便处理中心进行无害化处理。”

在海安县,像巨邦集团公司这样统一收集、调节施用的畜禽粪便处理中介公司有10个。他们既为养殖户畜禽粪便找到去处,变废为宝,又为种植户用肥解了心头之忧,而且大大净化了农村环境。

今年3月和8月,海安县政府、县农村环境整治办分别在开发区召开现场会,向全县推广其市场化运作、资源化利用处理畜禽粪便的经验。

目前,全县10个区镇都在辖区内分别成立了畜禽粪便清运中介公司,由其与养殖户签订有偿服务合同,并投建了大型蓄粪池。为让畜禽粪便处理中介公司盈利经营,县、镇财政拿出1600万元,奖补中介公司添置肥料运输车辆和喷洒肥料设备。

中介公司用运输车将畜禽粪便拖到田边直接喷洒,覆盖100米范围,4吨多粪只需20分钟就施完,不要种田人动手,成几十倍地省工,调动了老百姓施用农家肥的积极性,今年一季度用肥400吨,二季度用肥达800吨。

本文由365bet投注平台发布于365bet体育在线投注,转载请注明出处:海安畜禽养殖污染设施建设稳步拉动,西藏省海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